那个早晨像个梦,一清早,窗外的鸟啼声就特别的嘹亮。睁开眼睛来,含烟看到的是满窗的秋阳,那样灿烂的、暖洋洋的投射在床前。她看了看手表,八点三十分!该起床了,柏霈文说十点来接她去法院,她还要化妆,还要换衣服。可是,她觉得浑身都那样酥软,那样腾云驾雾一样的,她对于今天要做的事,还没有百分之百的真实感,昨晚,她也一直失眠到深夜。这是真的吗?她频频的问着自己,她真的要在今天成为柏霈文的新娘吗?这不是一个梦,一个幻想吗?

  床前,那件铺在椅子上的、新娘的礼服像雪一样的白,她望着那件礼服,忽然有了真实感了。从床上直跳起来,她知道这将是个崭新的、忙碌的一天。梳洗过后,她站在镜子前面,打量着自己,那焕发着光彩的眼睛也看不出失眠的痕迹,那润滑的面庞,那神采飞扬的眉梢,那带着抹羞涩的唇角……噢!这就是那个晕倒在晒茶场上的小女工吗?她深深的叹息,是的,像霈文说的,苦难日子该结束了!以后,迎接着她该是一串幸福的、甜蜜的、梦般的岁月!

  拿起发刷来,她慢慢的刷着那垂肩的长发,镜子里浮出来的,不是自己的形象,却是霈文的。霈文,这名字甜甜的从她心头滑过去,甜甜的。她似乎又看到霈文那热烈而渴望的眸子,听到他那急切的声音:

  “我们要马上结婚,越快越好。我不允许有任何事件再来分开我们!”“会有什么事能分开我们呢?”她说,她那一脸的微笑像个梦,她那明亮的眼睛像一首诗。他望着她,陡的打了个冷颤。“我要你,我要马上得到你,完完全全的!”他嚷着,紧紧的揽住她。“我怕失去你,含烟,我们要立刻结婚。”

  “你不会失去我,霈文,你不会,除非你赶我走!”她仍然在微笑着。“要不然,没有力量能分开我们。”

  “谁知道呢?”他说,眼底有一抹困惑和烦恼。然后,他捧住她的脸说:“告诉我,含烟,你希望有一个怎样的婚礼?很隆重的?很豪华的?”“不。”她说:“一个小小的婚礼,最好只有我和你两个人,我不要豪华,我也不要很多人,那会使我紧张,我只要一个小小的婚礼。越简单越好。”

  “你真是个可人儿。”他吻着她,似乎解除了一个难题。“你的看法和我完全一样。那么,你可赞成公证结婚?”

  “好的,只要你觉得好。”

  “你满了法定年龄吗?”

  “没有,我还没有满十九岁呢!”

  “啊,”他怜惜的望着她。“你真是个小新娘!”

  她的脸红了,那抹娇羞使她更显得楚楚动人。柏霈文忍不住要吻她,她那小小的唇湿润而细腻。抚摩着她的头发,柏霈文说:“你的监护人是你的养父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“你想他会不会答应在婚书上签字?”

  “我想他会,他已经收了你的钱。”

  “那么,我们在一个星期之内结婚!”他决定的说:“你什么都不要管!婚礼之后,我将把你带回家,我要给你一点小意外。”“可是……”她有些犹豫。“我还没见过你母亲。”

  “你总会见到她的,急什么?”他很快的说,站起身来。“我要马上去筹备一切!想想看,含烟,一星期之后,你将成为我的妻子了!噢,我迫切的希望那一天!”

  现在就是那一天了。含烟望着镜中的自己,这一个星期,自己一直是昏昏沉沉,迷迷糊糊的。她让柏霈文去安排一切,她信任他。她跟着他去试婚衣,做新装,她让霈文帮她去选衣料,跟裁缝争执衣服的式样,她只是微笑着,梦似的微笑着。当霈文为她花了太多的钱时,她才会抓着霈文的手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