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月过去了,含烟仍然如石沉大海。柏霈文用尽了一切可以用的方式去找寻,他询问了颜丽丽,他在报上登了寻人启事,他甚至托人去派出所调查户口的登记,但是,含烟像是一个消失在大海中的泡沫,一点踪迹都找寻不出来。

  他懊恼往日从没有问过含烟关于她养父母的姓名地址,如今,他失去了一切的线索,报上的寻人启事由小而扩大,连续登了一星期,含烟连一个电话都没有。柏霈文迅速的消瘦和憔悴了,他食不知味,寝不安席,终日惶惶然如一只丧家之犬。他在家里一分钟都待不住,他怕含烟会有电话打到工厂里,但是,在工厂中,他同样一分钟也坐不住,随时随刻,他就会在一种突来的惊惧中惊跳起来,幻想她已经结婚了,嫁给了那个白痴。于是,他会周身打着寒战,全身心都痉挛起来。这一切逃不过柏老太太和高立德的眼光。高立德,这是个苦学出来的年轻人,大陆沦陷后,他只身来台,在大学中念农学院,和柏霈文同学。由于谈得投机,两人竟成莫逆之交。因此,高立德毕业之后,就搬到柏宅来住,柏霈文把整个的茶园,都交给高立德管理。高立德学以致用,再加上他对茶园有兴趣,又肯苦干,竟弄得有声有色,柏家茶能岁收七、八次,都是高立德的功劳。柏霈文为了感激高立德,就算了他股份,每年付与高额的红利。因此,高立德在柏家的地位非常特殊,他是柏霈文的知己、兄弟,及助手。这天晚上,高立德和柏老太太都在客厅中,柏霈文又在室内来来往往的走个不停,最近,几乎每天晚上,他都是这样走来走去,甚至深夜里,他在卧室中,也这样走个不停,常常一直走到天亮。“霈文,”柏老太太忍不住喊:“你怎么了?”

  “哦?”柏霈文站住了,茫然的看了母亲一眼。

  “一个小女工,就能把你弄得这样神魂不属吗?”柏老太太盯着他。“哦?妈?”他惊异的说:“你怎么知道——”

  “我都知道,”柏老太太点点头。“霈文,我劝你算了吧!她不适合你,也不适合我们这个家庭,她是在吊你胃口,你别上这个女孩的当!”“妈!”柏霈文反抗的说:“你根本不知道!你根本不认得她!你这样说是不公平的!”

  “我不知道?”柏老太太挑了挑眉毛。“这种女孩子我才清楚呢,我劝你别执迷不悟吧!瞧她把你弄成什么样子了!你去照照镜子去,还有几分人样没有?你也真奇怪,千挑万选,多少名门闺秀都看不中意,倒看上了厂里一个女工!”

  “人家也是高中毕业呢!”柏霈文大声说。“当女工又怎样呢,多少大人物还是工人出身呢!”

  “当然,”柏老太太冷笑了一声。“这个女工也已经快成为老板娘了!”“别这样说,妈,”柏霈文站在母亲的面前,像一尊石像,脸色苍白,眼光阴郁。“她并不稀奇嫁给我,她已经失踪一个月了。”“她会出现的,”柏老太太安静的说:“她已经下了钓饵,总会来收竿子的。不过,霈文,我告诉你,我不要这样的儿媳妇。”柏霈文僵立在那儿。老太太说完,就自顾自的站起身来,径自走上楼去了。柏霈文仍然站在那儿发愣,直到高立德走到他的面前来,递给他一支燃着了的烟。

  “我看你需要一支香烟。”高立德微笑的说。

  柏霈文接过了烟,长叹一声,废然的坐进沙发里,把手指深深的插进头发中。高立德也燃起一支烟,坐在柏霈文的对面,他静静的说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说出来让我帮你拿拿主意。”

  柏霈文抬起头来,看了高立德一眼,高立德的眼光是鼓励的。他又叹了口气,深深的吸了一口烟,那浓浓的烟雾在两个男人之间弥漫。高立德交叠着腿,样子是闲散而潇洒的,柏霈文紧锁着眉,却是满脸的烦闷和苦恼。

  “妈怎么知道含烟的事?”柏霈文问高立德。

  “她打电话给赵经理问的。”高立德说。“怎么,真是个女工吗?”“女工!”柏霈文激动的喊着:“如果你看到过这个女工!如果你看过!”高立德微微一笑。“怎会失踪的呢?”他问。

  柏霈文垂下了头,他又沉默了,好半天,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,高立德也不催促他,只是自顾自的喷着烟雾。过了好久好久,柏霈文才慢吞吞的说:

  “我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四个月之前。”他喷出一口烟,注视着那烟雾的扩散,在那缥缥缈缈的烟雾中,他似乎又看到含烟的脸,隐现在那层烟雾里,柔弱、飘逸,而虚幻。他慢慢的叙述出他和含烟的故事,没有保留的,完完全全的。在高立德面前,他没有秘密。叙述完了,他仰靠在沙发里,看着天花板,呆瞪瞪的睁着一对无神的眸子,轻轻的说:

  “我愿用整个世界去换取她!整个世界!”

  高立德沉思不语,他是个最善于用思想的人。好一会儿,他才忽然说:“你有没有去各舞厅打听一下?”